Monday, July 2, 2018

邪淫果報!查出了艾滋病的大學生嚎啕大哭

邪淫果報!查出了艾滋病的大學生嚎啕大哭



發布:戒為無上菩提本

  石家莊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所劉淑君所長5月6日在石家莊市教育局性教育研討會上的發言

  我們石家莊艾滋病的發病,雖然病例從全國來說是不多,但是我們發現很早,從1983年美國第一例,我們石家莊是從1989年報告的第一例,是報告比較早的,以後就陸陸續續的在各類人群中我們都檢測到了艾滋病,最早我們找高危人群,最早從國外人員來的,從這一部分人當中找,後來從高危的人群當中去找。什麼樣高危?比如說男性同性戀,吸毒的、嫖客等這些人群中找。現在我們不僅把高危人群,列為重點監測人群,說流動人口、青少年,我們每年當中也要對大中專院校進行監測,監測結果,應該說疫情還是越來越嚴重。尤其是有一些我們想不到的人群,我們也監測到了艾滋病。

  我先給大家介紹一個例子,五一之前,就是上上個星期的事情。

  我坐門診,我們所有一個健康諮詢門診,就說,誰如果說覺得自己有可能感染艾滋病,有過這種行為的可以到疾控中心做一個檢測,諮詢都是免費的,不像醫院還得交費。每年光檢測的人超過了2000多人。

  我坐門診時來了一個小伙子,今年大二了。他為什麼來?這是個男生,他的男朋友,剛剛確認了是艾滋病,所以這個小伙子,他的男性伴就帶著他去我們門診來做諮詢,第一次還好,表現的還好,結果第二次就來了,他真的是嚎啕大哭。他說的一句話,我覺得特別痛心,他說為什麼沒人跟我講防病嗎?我說在學校沒人講過嗎?他說沒有。是這麼一個例子,我感覺到特別痛心,這是一個。再一個,我們最近幾年,確確實實青少年艾滋病的感染率上升趨勢已經非常引起我們的關注,它超過了整個的艾滋病的上升速度,我們大家可能想,艾滋病的感染主要是青少年,年齡再大一點的,但是從我們監測的結果,現在艾滋病,不光性病,十三四歲,十四五歲的性病的病例,還有十六七歲的艾滋病,就是中學階段,中學我們就有一個,是縣里邊的,到了市裡邊上職中,是要交費的,上了一個多月,他自己退了學費。不上學了乾什麼?小伙子特別漂亮,如果穿上女裝特別漂亮。跟著表演去,就是裝扮人妖,去參加這些活動,而且不說話,到那兒,他的頭讓他幹什麼,他就乾什麼。但是不能說話,一說話就漏出來就是裝的了。有時候忍不住,他有時候就罵人了,罵人就挨揍。

  他開始並不是同性傾向,後來是了,等我們檢測時艾滋病,梅毒,尖銳濕疣也感染了。從剛才陳老師也都講到了,比如有一些南方大學裡邊就說艾滋病的問題,我們石家莊也是這樣,實際上我們幾所大學裡也都檢測到了艾滋病,有的大學裡不是一例。這些孩子,一個孩子對於一個家庭來說,可能就是這個家庭的希望,而且這個年齡段的孩子,獨生子女多,對這個家庭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。去年有一個,大四了,快畢業了,檢查是艾滋病陽性,他的父母應該說是事業有成,一個是做生意,一個是在國家機關。一個當領導,一個經商,家庭條件也非常好,沒想到感染艾滋病了。我給他們溝通時,父母非常的堅強,完了以後,我說孩子你先出去,我跟爸爸媽媽聊一聊,孩子一出去爸爸媽媽的眼淚就下來了,就控制不住了,但是孩子在那兒時還不忍心落淚。孩子一出去,他說對於家庭來說,全沒有了。

  對於這樣的情況,在我們平時工作當中,我們也在做一些宣傳干預,一些對大眾的宣傳,在不斷地做宣傳干預工作,實際上工作當中,像朱老師講到的,現在艾滋病工作,國家咱們有艾滋病條例,國家立法的就一個,艾滋病防治條例,規定艾滋病防治工作是政府領導,部門各盡其責,全社會共同參與,政府領導,而且每一個部門有每一個部門的職責。衛生部門,教育部門要落實學生在校生的教育,各個部門都要做。

  但是現在我們在整體宣傳上,我感覺,我不知道朱老師是不是認同,我們現在艾滋病的宣傳,比如說我們的政策非常好,說對艾滋病人的政策四面關懷政策。對於其它的病都沒有這樣的,什麼都是免費,從檢測到治療。有時候艾滋病人,我就給他們講,一定要好好講。給你們都免費了,有的人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好像得了艾滋病國家就應該全包起來了。艾滋病條例當中規定了他的權利,也規定了他的義務,但是他也有預防傳染給別人,配合留調的義務,但是宣傳當中權利過多,義務偏少。同樣對預防艾滋病來說,傳播途徑都知道了,性、血液、母嬰,性控制不住,怎麼預防性途徑傳播?首先就是性道德,也就是還有ABC公式,現在本末倒置,本來你第一道關要卡住,沒有辦法了才是安全套,現在好像把安全套放在第一位了,本末倒置。

  現在,尤其是我覺得對於學生的一個宣傳,一方面是這項工作沒有抓實,學校裡我也在做一些調查,到我們那兒檢測的,性知識和預防艾滋病知識,你獲得的途徑是什麼?你怎麼能知道預防艾滋病的知識,怎麼知道,回答最多的,極少有人是從學校家長那兒得到的,是從網絡,這是選擇第一位的。然後就是一些小伴,然後是同學當中,這些途徑意味著什麼?我們媒體的一些宣傳都是性開放,性自由等等,很正規的性知識很少,所以我們就說現在學校的宣傳教育工作,我覺得是非常非常的關鍵,因為有很多。從我們監測的情況,到了大學裡面監測到的數字可能要多一點,但是有一部分在中學裡可能就感染了艾滋病。

  大前年,有一個學生,高考完了,檢測去了,檢測艾滋病陽性,剛剛拿到大學通知書,就是在中學階段,我們石家莊,我說的就是本地的例子。我們確實也見到了,學校周圍的日租房,可能在北京叫的更好聽,我們石家莊高校周圍,2小時40塊錢,1天80塊錢,這樣的日租房很多很多,你去住就行了,也不管你幾個人,都可以入住。

  還有,我們所會搞一些活動,搞活動時經常看到,你覺得很痛心的,搞同性戀的,有的很小,問哪個學校的?哪個學校也有,一中二中都有,男性有,女性也有,我們在酒吧,浴池也能遇到中學生。有些人覺得城市的,農村的可能少。我們在座的,可能是從各縣市區來的,我們的農村縣,這種現像也不少見。我們搞活動時也經常,有一次是周五的晚上,我們到同性戀活動點,有一個小男孩,還背著書包,我說你從哪裡來的?他說從一個山區縣來的。我說你星期五怎麼來了?今天放假了,本來不放假,家長以為在學校,住宿的,學校知道放假了,結果他來哪兒了,到同性戀聚集地活動來了,農村現在也不少,真的,從我們監測到的農村縣里邊的感染者,經常從農村縣來的人也挺多的,這種情況也不少。

  那麼對我們石家莊來說艾滋病重點,我們最最關注的就是男性同性戀人群,在哪兒?哪兒都有。孩子們更把他當成一種新潮,當成一種時尚,本來可能不是這種性取向,可能就覺得一個時尚。一個宿舍裡8個人,6個人進我們這個圈了。實際上有的可能並不是這種情況,但是受外界環境影響進入到這個圈了。對他將來的成家生活會有很大的影響,如果感染了艾滋病,那就這一輩子後半生就更痛苦了,雖然可以讓他活到六七十歲,要好好治療,但是現在沒法根治,一吃藥吃一輩子,還有很大副作用。

  所以現在怎麼辦?我想學校教育真的是非常非常關鍵,艾滋病預防還是從娃娃教起,我們的傳統教育真的非常關鍵。我們的宣傳並不是宣傳的,越防越多,有些人好像還在一些宣傳下會越來越覺得自己好像很時尚了,原來可能還在自己壓抑自己的想法,現在也不壓抑了,想怎麼做就怎麼做,想怎麼想就怎麼想。我1979年上大學,老師經常說的,就是不許談戀愛,在大學裡還是不許談戀愛,現在可能中學,從中學出來,一對一對的很多,小學裡也有,小孩兒可能就是不像中學生,但中學生有時候就當真了,就會發生一些故事。在小學裡,可能僅僅是一種遊戲,所以我們從娃娃教起,我覺得非常非常關鍵,能不能控制艾滋病,主要看我們在學校的中學生小學生,他們將來怎麼樣,他們能不能抵制住性開放,性自由,能不能做好這個方面。所以我們現在教人,做人做事,首先要做一個健康的人,不健康了,感染了艾滋病了,可能做什麼都沒有心思去做了,沒有好的身體,也沒有好的身體去做了。所以說我們學校的性健康的教育,我覺得非常關鍵,前年我們就曾經有幾個老師怎麼做好學校的性教育課,怎麼上,我們也進行過跟有疾控的,進行過探討。現在基層的老師,實際上我感覺都是這樣,有一種困惑,上課時不知道怎麼給孩子們講,講深了講淺了,所以今天有陳老師,朱老師他們也都來了,給我們很多啟發。我們曾想編寫預防中學生艾滋病的讀本,不知道怎麼寫,想參考一些書,也沒有很好的參考書,如果是專業的東西,我們寫一個論文,寫一個調查。但是一涉及到娃娃的教育時,我們就很困惑,所以今天來了以後,我也很受啟發,所以對今後的工作,我想有一個很好的指導作用。

  阿彌陀佛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